宏远故事第5期:后院扣篮的博罗男孩

想了这么久,终于来到惠州市博罗县袁州村,品尝了小徐家开的烤鸡店。第十届冠军赛期间,全队都来这里吃饭,香喷喷的烤鸡完全征服了当时的我。周末训练结束,终于有时间带家人来回顾一下我聊了两年的徽州美食。

开车穿过高速公路路口后,迎接您的是一个非常简单友好的小镇。道路两旁的蓝天、清新的空气、绿色的田野,让人心旷神怡。

终于,我把车开到了小许爸爸提前给的坐标。我总是在路上迷路,所以我不得不打电话给他寻求帮助。

乡间小路曲折,但我又迷失了方向。我一头雾水,旁边却响起了一声惊呼:“哇!看!篮球场!”顺着老婆手指的方向望去,瓦房正中,一个方形的篮球场格外醒目。阳光下,两个少年在球场上无忧无虑地玩耍。虽然他们很年轻,但他们的技术动作是明确的。

“华子,欢迎来到惠州!”一个和善的声音从身后响起,小旭的父亲热情地握住了我的手。

“许杰10岁的时候经常来这个球场打球,这里有好几个篮球场,他小时候总是缠着我,让我带他到处打篮球。

每年过年的时候,比赛在这里举行,全村有9支球队在这里。如果你有兴趣,我带你去其他球场。”

听小旭爸爸的话,我喜出望外。没想到这次来这里,除了吃到美味的烤鸡,还能听到这么有趣的篮球故事。

一路跟着徐爸爸的车,来到了另一个高尔夫球场。没想到,在这个小村镇,几百米外出现了一个篮球场,村子里温暖的篮球氛围已经扑面而来。篮子旁边有一个废弃的铁栏杆,篮子上的灰尘诉说着它经历的漫长岁月。

“安迪,看看这个篮筐,小徐从7岁起就一直在这里打球,这是他从家里出来的场地,他最喜欢在铁栅栏下投篮。

整个夏天陪伴他的男孩,如今在印尼雅加达篮球馆,作为国家队的一员,紧张地备战亚洲杯。

“安迪,烤鸡要趁热吃,凉了就不好吃了。“小旭妈妈拿了一大块鸡腿放在我的碗里,肉的香气随着热气扑面而来,我此刻顾不上吃,就撕下一大块肉从鸡腿上,脆脆的鸡皮从我的牙缝里冒出来,脆脆的,带着烟熏香气的嫩肉在嘴里反复咀嚼,鸡油从嘴角滴落,强烈的幸福感让我感到前所未有的满足。

烤鸡,我还没有听到有趣的故事。我想知道,在那铁栅栏下,后来篮球少年的故事。见我这么感兴趣,小徐的父亲好奇的对我说道。

在院子里,小将完成扣篮后,拿着球向表弟炫耀自己的实力。午后的阳光下,他们靠在院墙上的小篮子上,汗流浃背了一个下午。回到家后,父亲看着精力充沛的少年,无奈的笑着摇了摇头。他知道这个小篮子很满足。

“爸,带我去学校的篮球场打。”果然,男孩一看到父亲回家,立马跑过来缠着他,却又无法抗拒儿子。他的父亲带他去了学校的篮球场。在这个领域进行了一对一的比赛。

小将的技术非常精湛,手脚的运球动作有一种难以形容的舒展和奔放。不过,父亲的打法更加沉稳成熟。他这些年在惠州打野球的经历,让他比小将更强。以他的身体优势和实战经验,他的父亲根本不会放过少年,一场胜利就意味着几轮。

夕阳下,父子并肩走在乡间小路上,兴奋地回放着刚才在球场上的一举一动。两人的笑声交织着乡间的蝉鸣,陪着他们在场边度过了无数个下午。

“我叫我表弟来的,他篮球打得很好!”孩子自豪地介绍了他的表弟。两人在院子里的球场上打了很多次。他很佩服堂弟的实力。有加号。

过了一会,一个瘦小的少年站在教练面前,按照教练的吩咐做了一个基本功测试。

男孩虽然很小,但基本功扎实,打法隐约灵动奔放,球技也比同龄人成熟成熟。教练看着他熟练地完成自己布置的技术动作,满意地点点头。

2012年,教练丁万松成为某篮球俱乐部三队的主教练,小将也和他一起成为了俱乐部的一员。东莞南城,俱乐部宿舍,完成训练的少年默默走进了俱乐部大门。门口铁板上的虎头亮眼夺目,虎头下的九个大字吸引了这座城市所有的篮球爱好者——

一个特殊的身影,很快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他比对手小了一整圈,17号缝在他身后的衬衫上。由于比赛服编号错误,少年只能穿着妈妈为他缝制的比赛服,与比他高很多的对手同场竞技。

身材虽然不占优势,但少年却一点也不怕对手。他在防守端离对手很近,不让步。在他的连续逼抢下,对手开始慌张,运球节奏越来越差。少年看到了对手。着急,立即抓住机会,聪明地抓住它。

对方见势不妙,连忙回防。面对追着他的后卫,少年并没有慌张。看着篮筐,余光已经看到了跟在后面的队友。他假装上篮,然后将球绕到身后,甩了甩手腕,快攻中有一个比较隐蔽的回传!

小将自己并没有太多的表情,但他还是默默的再次投入到防守中,下一轮又用逼抢让对手犯错。

”比赛结束,懵懂的少年被裁判拉到合影,骄傲的父亲站在旁边,也被拉了进去。

“哇!”鸡油从嘴角滴落,把我从故事中惊醒。徐爸爸讲的故事太精彩了,不知不觉就被它完全吸引了。

“说实话,刚进体校的时候,家里人反对,很多体校老师都提出了建议,都说徐杰的学习成绩不错,你为什么送他去打篮球?

我只是觉得他太喜欢了。篮球,如果能帮他实现梦想,他会很开心的。说实话,以他的身高,我从来没想过他能进CBA,更别说国家队了。谁能想到?”

听着徐爸爸的话,我又迷路了。思绪飘到了锈迹斑斑的铁筐上。篮下的少年将手中的篮球稳稳地扔了出去,

球在半空中划出一道长长的弧线,飞过海洋,在印度尼西亚雅加达体育场落入网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