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锡进:我一点都不后悔针对佩洛西窜访台湾说狠话 唯一遗憾的是没把她吓回去

我一点都不后悔针对佩洛西窜访台湾说了狠话,我唯一遗憾的是没能把她吓回去,我的“伴飞穿岛”预言这一次也没有应验,我的失望和大家是一样的。我是战机穿越台湾岛的最早和反复提出者,这次一些人因为失望,有点怨老胡,说实话,我很理解他们。

但是呢,我看到有少数人给老胡上纲上线,哎,这就不对了。我得回怼他们两句,先强调,这绝不是冲着斥责老胡的普通网友去的。我要问那几个给老胡扣帽子的人,很有意思啊,当老胡调动“一己之力”的全部能量恐吓佩洛西和美国政府的时候,他们在哪?当老胡在佩洛西降落后承受部分民众失望怨气,扮演“出气筒”时,他们又在哪?他们做的就是守着“正确”,说着肯定“出不了错”的话,然后再通过打老胡吸引更多眼球。

老胡看不起那些人,说两句大话,我这些年经历的风雨比他们洗澡浇过的水还多。我很自豪自己是战士,战士的身上就会留下不止一块伤疤。我还要求自己是特种兵,而做特种兵,就要承受有时“被自己人追杀”。我在推特上好几次发言后美国股市应声而跌,台湾的电视台几乎天天在骂我,还有在互联网上,我经常成为彼此对抗不同阵营的“共同敌人”。他们是谁?哈哈,让他们自己说吧。劝他们以后上网打仗时通报真实姓名和真实身份,别躲在一个马甲后进行肮脏的构陷。

他们有人竟然妄猜老胡是为了“流量变现”,还有人传老胡一年光是从一个网络平台就能赚取上千万甚至两千万元。他们把老胡当成了要赚大钱的雇佣兵。我从来不知道流量这么值钱,我想雇他们,帮我向那些互联网平台去讨他们所说的流量费,多的都给他们,只把“上千万甚至两千万”的百分之十、也就是一成给我,我眼都不眨就会与他们成交。

最后我要说,佩洛西窜台危机还远未结束呢,中国大陆的反制刚刚开始。网友们的情绪像看进球一样波动,这很正常,但要来互联网上摆“吾独醒”的谱,就必须经过更多风浪的历练。老胡说的战机穿越台湾岛,这几年就像达摩克利斯剑一样悬在台当局头上,这次没落下来,不意味着下一次不掉下来砍掉他们的头。环绕台湾的实弹军演尚未拉开帷幕,台当局都不敢确定那期间“不发生点什么”,那些人怎么就提前泄气了?别太嫩,战斗中有时一个因素的出现就能导致形势骤变,更何况中国大陆是手里只有“一个因素”的吗?还是继续“拭目以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