乒羽玩得好壁球也可以 中国壁球亚运要冲金(图)

2002年,参加釜山亚运会的中国壁球队选手,是临时训练了3个月的前羽毛球运动员,一分未得,一局未胜。2006年,多哈亚运会,中国壁球选手吴晶晶以0比3首轮败北,但起码有了得分。2010年,广州亚运会,成立仅4年的中国壁球队,在昔日中国香港“壁球一哥”王伟恒教练的带领下,将目标瞄准一枚女团奖牌。

壁球,有点像羽毛球,又有点像网球,普及度却远不及后两项运动。昨天,2010百联又一城·扬族百货中国壁球公开赛在上海体院开幕。小将顾金钥资格赛取得首胜,给以往屡战屡败的中国壁球界,带来一个惊喜。

全国范围内,壁球共有4名国家级裁判,1名A级裁判。代会新就是唯一的A级裁判,也是这次中国公开赛的副裁判长。15年前,代会新在锦沧文华酒店当健身教练,一次偶然的机会,他见几位老外在打壁球,便去尝试了两下,没想到很快喜欢上了这项运动。

彼时,“社会上还没有公开的壁球场地,倒是五星级宾馆有23片场地,但只对住客开放,多为老外。”代会新回忆道。直到2000年,虹口足球场造了两片场地,令人意外的是,场地供不应求。时至今日,上海向公众开放的场地大约有20多片,算上高档小区和宾馆里的壁球场,也有百余片。

15年来,壁球场多了,可圈外人仍旧对壁球运动不了解。老代特意将壁球同网球做对比,“把网球场对折,就是壁球场。规则也和网球相似,由于球在墙壁可以反弹,线路多样,因此壁球很有趣味性,锻炼人的判断与反应。”

目前全国范围内打壁球的人,多集中在上海、北京等大城市。“推广的瓶颈在于场地不多,而且缺教练。”老代感叹。

1997年以前,在上海打壁球的,几乎都是老外。直到上海壁球会这个纯民间组织成立。连续5年的中国壁球公开赛、多年的上海公开赛,也都是壁球会会员利用空余时间,自行组织起来的。

3年前,参加了壁球会组织的活动,广告公司职员张琦卉大呼“找到组织了”。本次比赛,她特意休了年假,找来一批大学生壁球爱好者,跟着她一起担任比赛的志愿者。对于壁球的趣味性,张琦卉滔滔不绝介绍道,打一场壁球,花销不大。每小时30元到50元不等,而打壁球的体能消耗量,则仅次于拳击,高手间的精彩对决,常常要厮杀七八十个回合,才得到1分。

36岁的洪慎是国内最早一批打壁球的女选手。如今,她每周3天包下上海体育场内的壁球场,组织爱好者切磋。在那里,她同德国丈夫相知相识,“我当初开玩笑对他说,打赢我才能追上我。”洪慎笑言。前不久,她在斯里兰卡夺得了首届大师杯赛冠军,丈夫则是去年上海公开赛的冠军。正是有了洪慎这样一批壁球爱好者,如今,壁球协会在虹口足球场、上海体育场、美格菲健身中心组织的壁球运动,才开展得有声有色。

为了备战广州亚运会,中国壁球队在上海体院设立集训点,聘请了前香港“壁球一哥”王伟恒。昨天,顾金钥在先负两局的困境下,连扳3局,取得中国选手在壁球公开赛上5年来的首胜。作为国内二号种子选手,她和3名队友,将向亚运会女团奖牌发起冲刺。

在王伟恒之前,中国队的教练,也都是从羽毛球转过来的。王伟恒则是一名前职业选手,他的到来,给中国壁球队带来更专业化的训练方法。尽管如此,中国壁球集训队目前只有男女各4名选手,教练也仅有王伟恒一人,并没有专门的体能训练师,更不要提陪练了。平日里,王伟恒除了教授理论,还要充当男女队的陪练,每天打得满头大汗。但王伟恒看好内地的壁球发展前景。“你不需要长得很高,也不需要花很大力气,这类注重技巧性的运动,最适合中国人。乒乓球、羽毛球,我们能玩得很好,壁球,也可以。”

1864年,第一块专用壁球场地,在英国贵族学校哈罗公学修建。从此,壁球在英联邦国家开始普及。

1992年,世界壁球联合会成立,全球每年有100多项职业赛事,至今仍未进入奥运家庭,但已加入亚运会、东亚运动会、英联邦运动会等。

在亚洲,马来西亚长期占据老大地位。在中国香港,年仅17岁的陈浩铃已经排名世界前30位,中国香港女子壁球实力已达世界水平。壁球和自行车成为港人推崇的运动。

在埃及,总统穆巴拉克一生挚爱壁球,全国各小学都有壁球课,壁球是埃及的第一运动。

壁球这项仅有近150年历史的运动,在中国内地的发展,才刚刚走过12年。2004年,上海成功主办世界女子壁球精英锦标赛,这是中国第一次组织壁球国际比赛,也是中国球员第一次参加国际比赛。本月18日晚,中国壁球公开赛将在五角场彩蛋下沉式广场中央,搭建透明玻璃球馆,供市民和游客欣赏决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