壁球:越过狱墙的贵族运动

43岁的任增利是北京极速壁球俱乐部的董事长,从一个普通壁球爱好者到北京壁球队的主力男选手;从一名广告人到极速壁球俱乐部的管理者,从把壁球当作一种爱好到当作一项事业,任增利为壁球付出了很多,也收获了很多。

任增利已经有12年的球龄,“运动量大、快速减压和不受季节限制是壁球吸引我的三大原因,有了壁球,我可以不做其他的任何运动。”任增利说。

任增利第一次摸拍子在1994年。在凯宾斯基健身俱乐部里除看到一群老外在一个玻璃房子里打球,特别喜欢球类运动的任增利也想试试:“当时我玩了十分钟左右,觉得特别累,这要比羽毛球的效率高很多,从那时起我的兴趣开始慢慢转移到壁球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