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艺术家给《甲子园》添底气 距首演还有半月

云集蓝天野、郑榕、朱旭、朱琳、吕中、徐秀林等北京人艺老一辈艺术家的大戏《甲子园》,从建组开始,就极受关注。近日开票更是引发“抢票”热潮。8月28日,在距首演还有半个月之际,《甲子园》首次对媒体开放排练现场。展现在众人面前的,不仅是该剧两个月来的排练成果,更是在这个五代演员年龄跨度达一个“甲子”的剧组中,老艺术家们用实际行动传承的“戏比天大”的精神。正如导演任鸣的肺腑之言:“有了老艺术家们,我们心里就有底。”

当天的展示片段中,七十多岁的徐秀林趔趄了一下,台上的蓝天野和吕中赶忙过去扶,把一旁观摩的记者们都吓了一跳。但往下看,才知道原来这是戏里安排好的细节。被老一辈艺术家叫做“小徐”的徐秀林在剧中饰演的是一个性格特别外向、乐观的老太太,爱扭大秧歌跳健身操,是养老院里的活跃分子。然而当天片段展示一结束,她就被工作人员送到旁边休息室躺下了,没有接受采访。原来她高烧刚退,但仍坚持排练,而且没有表现出一丝倦意。

当天展示的另一场戏中,坐着轮椅的郑榕被推到后场,前场是朱旭和蓝天野的对手戏。但即便只是充当背景,郑榕也一样一丝不苟地进行着表演,拿药,服药,喝水,放水杯,一板一眼,毫不怠慢。“戏比天大”,老艺术家们真是毫不含糊地践行这条信仰。

主演戏中“老海归”的蓝天野,戏份多、台词量大,还兼任这出戏的艺术总监,除了表演之外,他还要操心很多事情,例如参与选择布景、图样等具体工作。“现在我只有这一个戏,别的都推了。如果不是为了咱人艺的宣传,你们这些记者同志,我也会都推掉。”为了演好自己扮演的建筑师,他多次跟真正的建筑师沟通,“这样我心里才有底。”他还说,这个戏里很多细节他都要自己揣摩,从服装到道具,要把自己的想法融合进去,“剧中我有一根手杖,是角色的重要道具,到时候怎么摩挲手杖头,都要花心思。”

85岁的高龄还身兼数职,蓝天野说,“如果自己觉得体力、记忆力不能支撑,演不了,一定马上跟领导提,说不演了,可现在觉得自己还能演下来。”他笑道:“我觉得现在我的表现,勉强及格吧。如果现在还不及格,我早跟导演说把我撤下去得了!”

还没正式建组就开始蓄须、研究《易经》、体验生活的朱旭,如今的造型和状态更是有了几分“仙风道骨”。向来台上轻松自如、台下勤练苦功的他,这一次更是时刻将写着台词的小卡片随时带在身上。82岁的朱旭说自己上了年纪,记忆力不如当年,这次的台词又有不少有关《易经》的深奥词句,所以要下工夫,要去请教专业人士。他从衣服内兜里掏出一沓写着台词的小卡片给大家看,“我每天在车上啊,吃着饭啊,想不起来了就看看,有时候夜里起来还看看。”

一向谦和的朱旭特别感谢人艺,“院里把我们照顾得挺好,怕我们累着,上午排戏,下午就回去歇着了,让B角的演员替。” 但记者了解到,老爷子对年青一代的关心、爱护和扶持时刻挂在心上,毫无保留地将自己的经验传给年轻的演员。任鸣导演说,朱旭特别叮嘱他,“告诉年轻人们要慢慢来,不着急”;老爷子还嘱咐年轻人,“不能只背台词,要明确表演目的。”导演唐烨也说,这个戏里最幸福的就是第五代,“他们这批90后,刚毕业手续还没办完呢,就赶上这部戏做入职教育。而且老爷子们面对孙子辈的小演员,隔辈儿疼,态度好得很,而且一针见血,恨不得把毕生所学全都传授下去。”

88岁的郑榕老爷子也是如此,甚至谦虚地征求年轻演员对自己表演的意见,在排练之前就找年轻演员聊天,“我要先跟他们沟通,我希望知道年轻人怎么来解释这个角色。”

多年饱受腰疾折磨只能坐轮椅行动的郑榕,这一次演《甲子园》和五年前演《屠夫》一样,仍然是坐着轮椅上台。但他说话底气十足,豪爽朴实又有幽默感。他说自己的大嗓门曾被“质疑”,认为不如影视表演自然,但现在《甲子园》中的老演员们个个不靠耳麦就能将声音清晰地传递给观众席最后一排的本事,是不少年轻演员做不到的。

郑榕在剧中饰演一位老将军,上一次随人艺去香山老年公寓体验生活,他觉得在场人太多,“大张旗鼓,挖不出真实情感”,所以又特意通过老同事找到95岁的老红军王定烈,私下听他讲自己的遭遇,参军打仗、战友牺牲,体会他的感情。郑榕在剧中还特意借鉴了老红军的一个动作,“把红五星军帽戴上,做个扛枪似的动作,然后行礼,这么看人”,说着,郑老把手遮在眼前,一翻手背,动作把记者们都逗乐了。

郑榕说:“我每天来排练场,就当来到了老人院。演戏得找心里的感觉。现在的话剧太忽略人了。话剧要反应现实生活,不能跟现实隔离。现在重提现实主义,难度太大。但是百花齐放,不能把现实主义一笔抹杀,创新要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而特让郑榕遗憾的是,“要是黄宗洛还健在,朱旭演的半仙儿他也手拿把掐,这老哥俩都够神的,让黄半仙和朱半仙两大文丑斗法那才过瘾呢!”

90岁的朱琳是《甲子园》剧组年龄最大的演员,她在剧中扮演王奶奶。考虑到她的年纪和身体,原本给她的戏份并不重。但她一进组排练,台词的熟练和节奏把控的准确就让在场其他演员不得不佩服其功力深厚。原来她早早就背熟了台词,想好了人物,进了排练场只用半个小时就排完了那场戏。

昨日探班虽然她未在场,但剧组人员透露,剧中王奶奶搬离老人院时,临走时冲着远方喊了一句,“哎,你们看,火葬场怎么还排队呀,老伴儿唉,你别忘,我穿上小牛皮鞋好来陪你。”这一段词竟引得在场的编剧何冀平也落下泪来。而这段词竟是朱琳自己要求加上的,她说,这是自己的老伴刁光覃去世前对她说的话,自己希望以此来纪念他。编剧何冀平欣然同意,因此便有了剧中这感人至深的一幕。

阔别多年舞台终于回归“娘家”的王姬,在剧中主演一名在国外摆过地摊、干过餐馆、认过干爹,回国又谈起姐弟恋的“海归”。虽已是大明星,但和一台老艺术家相比,王姬显然成了年轻人:“我买了辆自行车,排练的时候骑过来。感觉找回过去当学生、在人艺的感受了!就连当年人艺的淋浴房,现在也还在。”她感慨道:“五代同堂,相当不容易!我真是诚惶诚恐。这是机缘,以后恐怕不会再有了。” 记者王润 刘莐摄

当浮层化现象严重时,我们遇到的挑战是,出的主意没有太大实操价值,从事实际操作的人…

恒大与拜仁这场比赛太有价值,展现了自己,也终于真刀真枪下看清了自己,更成为一把标尺…

人的生命本无意义,是学习和实践赋予了它意义。应该把学习作为人生的习惯和信仰。

幸福是什么?当你功成名就时,发现成功不会让你幸福,和人分享才会。当你赚到很多钱时…